您的位置: 首页 >  大荒山 >  正文内容

《一个半房间,或回到祖国的感伤旅行》影评精选_情感美文

来源:场地脉动网    时间:2020-10-16




  《一个半房间,或回到祖国的感伤旅行》是一部由Andrey Khrzhanovskiy执导,阿丽萨·弗雷因德利赫 / 谢尔盖·尤尔斯基 / Grigoriy Dityatkovskiy主演的一部传记类型的电影,特精心从网络上整理的一些观众的影评,希望对大家能有帮助。

  《一个半房间,或回到祖国的感伤旅行》影评(一):“鸽子洞”补遗:一部电影的中文字幕翻译

  转引自我的微信公众号:虚构纪事本末(xugoujishibenmo)

  《一个半房间,或回到祖国的感伤旅行》影评(二):约瑟夫·布罗茨基(Joseph Brodsky)的传记片

  一九八七年诺贝尔文学奖得主、美籍苏联诗人约瑟夫·布罗茨基(Joseph Brodsky)的传记片。

  布罗茨基出生于列宁格勒一个犹太人家庭,十五岁便退学浪迹社会,做过烧炉、运尸、地质勘探等十余种工作,曾屡遭拘讯,多次入狱,1964年以“寄生虫”罪名被提起公诉,流放北方,后又被判五年徒刑。1972年,据布罗茨基自己说,他是在没有得到合理解释的情况下被告知说,当局“欢迎”他离开苏联,并且不由他分说,便被塞进一架不知飞向何方的飞机,从此开始了不知何时为尽头的流亡国外的生活。1972年他被迫离开祖国的时候,苏联政府为他指定的去向是犹太人祖先居住的地方——以色列,他断然拒绝了,随后到美国定居,在大学写作、执教。

  《一个半房间,或回到祖国的感伤旅行》影评(三):很布罗茨基

  “对我们来说,一个公寓单位是要待一生的,一座城市是要待一生的,一个国家是要待一生的。因此永久感也更强烈;同样强烈的,还有丧失感。”——《一个半房间》

  优秀的传记电影,我觉得它算是对布罗茨基其人思想和气质的鲜活表达了。

  首先拍摄和叙事手法非常诗性:非线性的结构、时空交错、虚实转换——正体现诗人对诗的看法——他认为诗展示了“人类多变的精神类型、线性结构的替代品、在不言自明之处的本领、对细节的强调和突降法的技哪里治癫痫病治得好巧”(《怎样阅读一本书》)。可爱而跳跃的想象力,幽默而冷静的戏谑,还有那强大的悲剧性,当然还有对猫这一意象的反复使用——兴许也有些刻板片面的嫌疑,但这部电影无疑是意在以布罗茨基的方式讲布罗茨基。

  除结构上体现的诗性美感之外,色调构图布景等等各种画面细节都进行了恰如其分的美学设计,渲染着它该有的情绪,却没有喧宾夺主。各种超现实表达形式灵动地穿插其中,堆叠出丰富的细节和想象力,非常有趣。

  最后想说的是演员选得太好了,外貌气质都十分贴合形象。演技也到位,好几个特写镜头我光看演员那一双眼睛就忍不住潸然。

  再及:这部片子虽然属于虚构,但基本上也是融合了他几本散文和诗作而成,所以本身对布罗茨基有所了解的读者朋友会在片里发现很多未着墨但你却莫名熟悉的细节。

  《一个半房间,或回到祖国的感伤旅行》影评(四):诗人永远属于祖国!

  

#Полторы команды или сентиментальное путешествие на родину# #一个半房间 或 回到祖国的感伤旅行# #流落异乡的青年诗人对彼得堡一个半房间的一生执念# 布罗斯基传记电影根据其抒情性散文改编。讲述幼年在一个屡次被文学家“光顾”过的房子的成长经历。以及被当局驱逐出境,在异国他乡对房子的执念以及对祖国的眷恋⛵️ 获得10年尼卡最佳导演奖、最佳电影脚本奖、最佳故事片三项奖。但似乎不能说明出影片本身的美感。穿插的 布罗斯基的诗歌,他的艺术想象(与猫和天空飘着的音符的结缘)以及精致的画面布局……叙事充满了布罗斯基诗意的结构语言情绪。 看完之后才更加理解了:I believe that I will come back, poets always come back, in flesh or on paper.这句话到底是咋说出来的。 原来当初布罗斯基也是个帅小伙: 不看托尔斯泰,不看《父与子》,偷叔叔的书看《男和女》 当被搜查的人问:“谁说你是诗人的?”他回了一句“我想是上帝给的。” “他们说一个猴子举起一块石头就变成了一个人,一个男人拿起一支烟就变成了一个诗人,你只要暼一眼香烟包装就能收到启发河南看羊癫疯去哪家医院好。” “早在1972年,我就把它装进了信封……总统先生,我不想离开俄罗斯,我在这里出生长大生活,我辜负了我所拥有的一切,我相信我会回来的……” 当远在美国的布罗斯基给妈妈打电话的时候,他问:“那首歌是这么唱的吗?是ладони吗?”于是妈妈唱起了случайный вольс…… 《 И лежит в меня на ладони незнакомая ваша рука……》 这是一部让人看了久久不能平静的电影。大概你看似光辉卓越的背后,每一分钟都在用痛苦去抵换。 PS: 肖斯塔科维奇真的很像本人啊!是穿插进去的录像吗

  《一个半房间,或回到祖国的感伤旅行》影评(五):Poets always come back, in flesh or on paper.

  I believe that I will come back, poets always come back, in flesh or on paper.

  eople have grown out of the strongest one being right, there are too many weak people in the world. The only thing that's right is kindness. Nobody wins from evil, anger or hatred, even if you call them righteous. The conditions of existence are too difficult. Don't complicate them even more. We are all condemned to the same thing. To death.

  布罗茨基的文字对我的美学震慑和共鸣感常让我想从头抄到尾。这部传记电影里出现的诗句也不例外。

  电影本身的艺术手法奇幻,除热内外,让我联想到前苏联风格捷克动画鼹鼠的故事。升上天空的星空星座,从地上升起在天空合奏的交响乐器,反复出现的写作的猫。"What is a cat? A reduce深圳大学一附院癫痫科预约电话d lion right? Like we are reduced christions."

  影片前半段童年时期,做摄影师的父亲对他在艺术修养上的影响,和母亲的头痛。他们在斯大林时代失去了财产、安全和尊严,搬去彼得堡那段引用了阿赫玛托娃的诗 “My parents took me in a carriage to watch this house being built, everyone thought it would be the most beautiful building in St.Petersburg.” 建筑本身是沙皇时代遗留下来的辉煌遗迹,西方化的俄罗斯精神传统的化石,隔成无数个隔间之后,成为苏维埃公民的集体宿舍,一种我们都很熟悉的公共生活的图景。

  最被触动还是结尾。布罗茨基与父母亲像过去那样坐在桌边,久别追溯近况般随口问道“So how did die?” 这才把观众拉回现实原来这回到祖国的伤感旅行都是虚幻。

  当时我正在看电视,跟现在差不多,正在转播花样滑冰比赛,突然椅子“啪”地一声,我晃了一下,就这么死了。

  你害怕吗?

  一点都不怕。我整天想吃鸡,但没人会做,你妈妈已经……

  How did you die?他转向母亲。

  我被查出有胃溃疡,他们送我去基斯洛夫茨克,有病都送去那里,结果不是胃溃疡。

  她转向他:我生气的不是这个,那些钱是我存下来去看你的,我在火车站排队买票的时候,钱包被偷了。只能像邻居借钱。

  你能够还上吗?

  他还的。母亲笑笑指着父亲。在我死以后。

  How did you die? 父母亲转向他。他叉子上还插着一块腌黄瓜,愣在半空中说不出话。Did I die?

  ince you are here talking to us.

  影片之外的布罗茨基死在了他的56岁,在睡梦中突发心脏病去世,死在纽约,远离那片他出生成长,爱着恨着的土地。显得远远不足够的年纪,却已经逝世20癫痫正规医院的治疗方法有哪些呢年,常常想若先生还活着不过也才76岁。只是像他自己说的,诗人总会回去,肉体的,或乘着诗句在纸上归来。

  电影的最后他乘车离开那已成废墟的家,最后凝望这片土地,旁白是诗,还是抄下来:

  may i not have to die far from you, far away

  in the mountains of doves, imitating the bow-legged boy

  May you also not have to, rushing the clouds along

  ee my tears and my pitful grief in the dark

  let the service for me be

  y choir of water and sky

  and the granite will swallow and hug me

  remembering my steps

  let the burial service be read

  and me, the fugitive, be sained by

  your immovable glory on

  earth on a white night

  In the silence around only the black towboat will scream

  In the middle of river, in its

  desperate fight against darkness

  And the flying night will betroth this miserable life

  with your beauty and with my posthumous rightness.

上一篇: 树叶如人_经典文章

下一篇: 柳絮_散文

© zw.lgtpd.com  场地脉动网    版权所有  渝ICP备12007688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