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首页 >  吾屯也 >  正文内容

彼望花的碟殒_故事

来源:场地脉动网    时间:2020-10-16




  一、彼望

  繁华年前,我生活在遥远的紫宸帝国。

  我的父亲是这个国家英俊的王,手持至高无上的权杖,年幼的时候他便对我说紫宸的过往尘事。

  花溪从古至今一直是魔法世界里最美最与世无争的国度。它是神赐予我们的礼物,与天空和大地为伴,同各种生灵和睦相处。我的名字叫彼望,这个名字是神御赐的,也是我的命运。

  出生之时,父皇将襁褓中的我置于神山的祭祀台上,不允许任何人靠近三尺之内。在我奄奄一息之时,天降异象,彼望花在我身旁破土而出,祭祀台瞬间被艳丽的花朵染红,十分美丽。

  我的母亲来自遥远的人间,拥有倾国倾城的容颜,曾几何时,跋山涉水远赴紫宸,只为化解人间的苦难。但她生下了我,紫宸帝国唯一的公主,奠定了她高贵的地位,但是母后她却不快乐。

  母后常常指着遥远的天边,温柔道:“彼望,你是属于人间的,在这里你永远也不会感觉到快乐。若我生下的是男孩子就好了,你便可回到母后的家乡,寻找属于你的快乐,而非囚于紫宸。”

  在我尚未成熟的记忆里,人间与紫宸帝国都是大地上的民族,繁衍生息于世界中央,享有阳光的恩泽,为何母后…也许是我年幼,不懂得她的世界吧。

  父皇将幼小的我搂在怀里,“彼望,我的女儿,你会成为紫宸的第一位女王,你的兄弟中不会有人与你争夺王位与权杖,因为你是紫宸新的开始,记住,你一定要成为一个比父皇更伟大更辉煌的王。”

  在父皇俊容的微笑下,有长风掠过,层层涟漪荡漾开来。

  母后逝世的早晨,整个紫宸帝国的花朵和精灵们都陷入阴沉和死寂,无数生灵围在城堡四周哭泣。

  我半跪在床边,母后拉着我的手,她潋滟的笑容,让我心里充满了忧伤。

  “彼望,母后的时间不多,只想求你一件事情。其实,当年我被送给你父皇之前曾与人间一私塾先生相恋,并育有一个男孩,他…他的名字叫流零,是你同母异父的哥哥,今年正好二十岁了。母后对不起他,欠他的太多太多,没有资格做他的母亲。”母后哭诉着。

  木然,一动不动望着她,“母后,你…你为何…”

  她笑了,笑得那么凄凉,“母后希望你去人间找你的哥哥,别再回紫宸帝国,我不要我的女儿过着华而无乐的生活,你会痛苦的!你不……”

  父皇不等母后说完就命魔师带离我,母后无力地伸长手臂,倾人的容颜瞬间在我的面前消逝,取而代之的是一道无情冰冷的大门。

  午后,父皇带我站在高大的城墙之上,任凭那风吹乱长发,如那凌厉的刀子穿破我柔弱的身体,望着脚下涌进城中的人群,感到莫名的茫然与空旷。

  我问父皇,“母后如此年轻为何会突然离开我们呢?”

  他略略停顿了一下,“你的母后始终是来自人间的普通人,注定要受疾病的伤害。彼望,你不同,你有千年寿命,不会轻易死亡,注定要成为紫宸帝国的王,听父皇的话,做一个辉煌而伟大的王。去紫宸山脚见你母后最后一面,我就不去了。”

  父皇孤零零的身影沿阶而下,脚印延续到了流光殿内。

  我跟着魔师来到紫宸山脚下,看着母后的棺椁,透过泛着红光的水晶,她安详地闭着双眼,容颜依旧倾国倾城。一动也不动地躺在堆满百花的棺椁内,仿佛睡着般做着美梦。

  眼泪一滴一滴落下,零乱了我十八岁年幼的心,想起了母后紧锁的眉头,哭伤的面容,笑容如风般轻柔。

  “公主,按照紫宸帝国的老规矩,身为人类的王后无资格进入紫宸山的长陵之中,只能…只能置于山脚的空洞里。”

  我惊诧地看着魔师,“母后最害怕孤独、寂寞和黑暗,怎么可以安置在山脚的空洞之中!不行,我绝对不允许你们如此对待母后!你命侍卫将水晶棺椁抬到我的水零居,那有百花,有火焰鸟,母后最爱那里了!”

  “这……”

  父皇突然降临,“依公主的意思去做,把王后移去水零居,在那里王后会得到最好的安眠。”

  “遵命,王!”

  后来,我常常在梦中看见自己站在紫宸山顶上,身着人间女子所穿的长纱衣裙,昂起头,眼眸中幸福残破不堪。一抬脚,轻飘飘落下,化作一株彼望花。一个白衣翩翩的男子轻抚我的花瓣,温柔地说着什么。

  挣扎着从梦中醒来,父皇紧紧将我抱在怀里,“我的彼望,别怕,有父皇在,任何人都无法伤害你!”

  我依赖被父皇保护着,可以说这是戒不掉的习惯。我淡淡的从怀里出来,望着父皇的双眸,“父皇,母后过世前提及在人间的流零哥哥,我想把他接到紫宸帝国来,可以吗?”

合肥专业的癫痫病医院有哪些

  “彼望,难道你就不想如你母后所希望的那样离开紫宸,去那个五彩缤纷的人间吗?”

  我蜷缩着身体,“彼望不想离开父皇,因为女儿知道父皇将所有的希望都全数灌注在女儿的身上,也只有在您的身边,女儿才可以真正的幸福。至于母后所说的人间,对我而言那是一个陌生的世界,仿若彼此隔着厚厚的浓雾,我不属于它,它也不属于我,更没有那份冲动去探索未知的生活。可流零不同,他毕竟是我的哥哥,更是母后最最对不住的人,所以我希望代替母后好生补偿。”

  “他会伤害我的女儿,不可以!”

  那个梦让我心感觉到丝丝的痛意,可他是我的血脉亲人,相较之下,死亡又有何惧!

  “父皇,有您在我的身边,还有谁可以伤得了我,您就允了女儿好吗?”

  父皇沉默了一会,温柔的轻抚我的长发,“好,彼望说什么便是什么。父皇明早就派魔师去人间接流零回来,封他为王子。”

  母后,彼望无法自私的抛弃父皇去人间过你口中所说的生活,所以只能把哥哥接来紫宸,与他一同守护在母后身边,这也算实现诺言的一半吧。

  二、流零

  我在黑暗里旋转,在梦中呓语的时候,父亲把我唤醒,“你的妹妹派人来接你了。”

  疑惑。

  一个身着奇怪长袍的人单膝下跪在我的面前,“吾乃紫宸帝国的魔师,特来接您前往紫宸帝国。”

  父亲将我拉到一旁,“去吧,我的孩子,去完成你母亲留下的使命。我们父子之间的命运在你的母亲被送往紫宸的那天便注定如此。”

  无奈摇头道:“父亲,我们一起去吧,流零舍不得留您孤身一人在这。”

  “不,我要留下照料这片花园,它们是你母亲的心头肉,这才是我的归宿。孩子,放心去吧。”

  “好吧!”

  依稀记得若干年前,一个寒冰刺股的早晨,母亲从长安城

#p#副标题#e#

  出发,踏上了一条不归路。她离开前曾前往国师那知晓了未来。我那同母异父的妹妹注定一生孤苦,永生永世不得自由,解救命运的方法只有解脱,化身回前世的那株彼望花。倘若她愿听母亲的劝告,来到人间同我们生活,便可无需如此,反之…她没有…那我只得完成我的使命,只因我们两个有着道不清的宿世缘分。

  第一次见到她,紫宸帝国唯一的公主,她拥有母亲另一个丈夫美丽的双瞳,和母亲倾国倾城的容颜,令我诧异的是她那清澈而纯真的笑容。如果彼望脱下身上的公主长袍,换上人间女子所穿的长纱裙,她一定是最美的女子。

  彼望面带微笑,双唇微动,一遍又一遍的唤我哥哥,那声音如风拂过耳畔,如古琴的音韵般悦耳。

  “哥哥,我们以后可以一起去水零居看望母后,看彼望花开,看精灵们玩耍,听……”

  “彼望,你和我说说母亲的事情好吗?母亲离开我身边的时候年纪过小,有关的记忆有时候模糊的十分陌生,而且我也很想了解她在紫宸的生活情况。”

  她迟缓了一会,笑着看着我,“当然可以,我也想和哥哥一起回忆过往。母后她……”

  原来,母亲她来到紫宸后一点也不快乐,直到彼望的降生,才给母亲带来了期盼。彼望,我的妹妹,你给予了母亲快乐,今生却注定被伤害。如有来世,希望我们不会是在如此的情况下相遇,可以的话我们继续兄妹情,让我将欠你的疼爱还给你。

  爷,我独自一人在寂寞的城宫里寻找一处光明。刚踏上名为蝶殒的长亭,便看见彼望在花丛中与蝶作舞,宛若陨落人间的仙子。

  她不愧是生活在魔法世界的公主,修长的手指轻轻一弹便引来了千万精灵,她背对着我,“哥哥,你来啦?”

  “你不用理睬我,继续。”

  她飞到我身旁,拉着我的手停坐在石凳上,“彼望累了,正巧哥哥陪我休息休息。”

  忍不住伸手抚摸她的头,“你怎么还不睡?”

  “以前母后会讲故事给我听,现在…她不在了便只能自己找些乐子,待我累了才能睡得着。”

  “那哥哥给你讲个关于蝴蝶的故事给你听好吗?”

  我浅笑着,看那蝴蝶飞扬在花丛间,“祖辈们留下一个千年的传说,说蝴蝶的存在只为等一个美丽的梦绽放在阳光里。蝴蝶在黑暗中吸食花朵的精魂,编织那保护茧,使自己的翅膀散发出诱人的花香,引诱生灵的靠近,借他们精魂的力量挣脱命运的桎梏,飞向碧蓝的天空。在此过程中,蝴蝶却对精魂产生了依赖,这时他们只有咬破保护茧,让阳光燃尽自己,化作空气中的一粒尘埃,只有这样他们才可以解脱。”

  她不解道:“哥哥,你说的故事彼望不懂,但是可以感觉到其中的悲伤。”

  “广州市专治癫痫病的知名医院吸食了其他生灵的精魂后,他们便会越来越贪恋这种快感,有些还能控制贪欲的蝴蝶便会去寻找剪刀手,以此解脱命运的摆布,就算结局是死亡也甘之如饴。”

  她的眉宇间凝结了漫漫的忧郁,“那是人间的蝴蝶。”

  “我说的也不过是一个故事,别太当真。”

  她起身在我面颊上轻轻一吻,“哥哥,晚安!”

  “晚安。”

  看着她离去,心像被针狠狠刺痛,“彼望,哥哥有一天会成为你的剪刀手,为你剪去这该死的桎梏,使你从中解脱出来。”

  一个宫役远远向我跑来,不知为何,他越是靠近我越是慌乱,他说:“王子殿下,国王请您过去一趟。”

  “嗯,走吧。”

  他带我来到那个男人的寝宫,“尊敬的国王殿下,王子带到。”

  “你们都退下吧!”

  “是!”

  宫役们离开后,寝宫内只有我们二人的身影在烛光下晃动。

  “您找我来所为何事?”

  最终还是我先开口了。

  他慵懒的倚靠在床头,浑身上下没有丝毫威严的味道,但是这样另我更加惧怕这个君王。

  “咳…咳…咳…流零,紫宸国美吗?”

  我点点头,“相较于长安城来说,这里简直就是世外桃源,一切的一切都显得那么和谐,连所呼吸的空气都是恬静的。但是,您不觉得紫宸死气沉沉,好比是一个只有黑白色彩的世界,人间截然不同,有喜怒哀乐,有七情六欲,有善与恶。”

  “所以紫宸需要彼望。我为了实现这个愿望,不惜杀了自己最爱的皇后,用亲情捆绑着自己唯一的女儿,用牺牲成全自己的国家。”

  怔住!我全身惊出了一身的冷汗,但是不解的是他为何要告诉我?顾不上去猜想,急迫道:“难道必须是彼望吗?”

  “紫宸帝国表面上是个最美最无忧的国度,可实际上是个囚笼,王则是被关押在内的囚犯,注定要为紫宸付诸所有的快乐,只有死亡才可解脱。皇室有本禁密,上面记载着紫宸的第一任王麻木了血腥,便用自由向老天换取世代的和谐,若违反约定,私自离开国界,那整个帝国就会被淹没在紫宸水下,消失于天际之中。彼望…彼望如果是个男孩就好了,我就用不着如此苦恼,现在双手也不会沾满鲜血。”

  他没有自称‘朕’,眼底竟是说不尽的哀伤。

  他继续道:“前古魔师预言紫宸会有一女君主出现,她的出现预示诅咒的消失,会带领帝国走向魔法之林的最巅峰,万世的紫宸帝国将在她的庇护下永存,相反,如若彼望放弃皇位,那紫宸只能永远消失。”

  “难道就因为母亲一直劝妹妹离开紫宸,你就动了杀念?”我苦笑道。

  他凄凉的点点头,“没错。若非她一直教唆彼望,我也不会下狠心动这个手,毕竟她是我唯一爱过的女人。”

  男儿有泪不轻弹,我却早已泪流满面,“你不单单只是这个国家的王,更是一个丈夫和父亲!当年你利用自己的皇权设下阴谋,从我父亲的身边硬生生的将母亲夺走,你却不曾珍惜过她,早知如此,何必当初费尽心思破坏我们一家!彼望呢,你说你爱她,却用她一生的快乐去成全国家的永存,你根本就不配说爱她!难道…难道你从未想过希望自己的女儿不再重蹈你的命运吗?”

  话落,我便跑出了他的寝宫。

  天光破晓,伺候我的宫役突然跌跌撞撞的跑进房间,扑倒在地,哀痛道:“王子殿下,王…王仙逝了!”

  我不稳的向后退去,冰冷的墙壁紧紧贴着我的后背,:“怎么…怎么会这样,明明…明明…明明昨晚还好好的,为什么突然就这么死了?”

  宫役答应道:“魔师大人说皇后仙逝之时,王十分哀痛,身体早已一天不如一天。”

  我放下手中的书籍,立即向他的寝宫跑去,只见彼望扑倒在床沿边,撕心裂肺哭喊着,我

#p#副标题#e#

  心疼不已。父母双亡,这样的打击要她如何承受,我好想紧紧拥着彼望,告诉她,她不是一个人,可是,我的脚却沉重的无法移动。

  魔师恭敬道:“公主殿下,王是死于暴毙,您就别再伤心了,应以身体为重才是!”

  “魔师说的极是,臣望公主保重身体,紫宸国上下都还等着公主主持一切呢!”

  彼望冷冷的将眼泪抹去,深邃的双眸下只余下哀痛,初见的那抹纯真笑容已然消失无踪,“明日我便继承王位,一切形式能免则免,至于父皇的葬礼定要办得隆重。”

  “是!”

  所有的臣子跪下,高呼:“女王殿下,万岁,万岁,万万岁!”

  我游离于人群之外,望着天空苦涩笑着。母亲,怎么办,我已大理学院附属医院癫痫科好不好经下不去手了!彼望的笑,彼望的无邪,我还能再见吗?

  三、彼望

  是夜,我站在城墙之上,任凭风吹乱我的长发。

  “明日太阳升起的时候,我便不能再毫无顾虑的笑了,终于备受保护的时刻已然过去,终究要成为一个寂寞的王了。以后仰望天空,无论晨曦还是星光满天,云走云停,鸟飞鸟落,我的生活里将只余下怀念。”

  “彼望。”

  转身,见到流零哥哥脸上没有了过往的光芒,只留下残缺的怜惜。我最后一次像个孩子一样过去挽着他的手臂,“哥哥,你看紫宸的星空很美吧,你说和人间的相比,哪里更美?”

  哥哥解下身上的披风,披在我身上,“若是一人孤赏的星空,再美都是空谈,我们现在这样一起欣赏,不论星空如何都是最美的。这风这么大,先回去吧。”

  我将哥哥拉到墙边,坐在那大石上,倚靠在他的肩膀上,“彼望不想那么早回去,哥哥给我描述下人间吧。”

  哥哥像父皇般轻抚我的长发,“人间是光明和黑暗并存的,没有紫宸的和谐,那里有善良纯真的人,也有狠如毒蝎之人,每天大家都在喜怒哀乐中寻找属于自己的梦,虽有不愉的记忆,但快乐常在。我们的一生若只有一个音符怎么成乐章,百味的人生才是最好的人生。”

  “哥哥,你有母后七分相似的容颜,人间一定有很多女子爱慕着你吧。”

  “你都管起哥哥来了啦!彼望,哥哥谁都不要,就算她比母亲和你都要来得美也无法进入我的心里,因为哥哥的心早被我们最最宝贵的亲情填满。哥哥会一直陪在你和母亲的身边,永远。”

  “不!”我闭上了眼睛,闻着哥哥身上淡淡的香味,将它永远记住,接着道:“彼望希望哥哥快乐,人间那么好,我也放心哥哥回去,记得替我向叔叔问声好!”

  哥哥的声音沉了沉,哀痛道:“为什么要抛弃哥哥?”

  “哥哥,彼望永远都不会抛弃你的。只是…以后彼望不能再像过往那般想做什么就做什么,不能和哥哥常常去水零居陪母后了。彼望要哥哥快乐,要代替彼望的这份快乐,就像母后希望我能够快乐一样。”

  “彼望在哪,哥哥就在哪,没有妹妹,哥哥又该如何真正的快乐。我不会丢下你一个人在紫宸的。”

  我不再言语。哥哥,谢谢你不需要彼望去做什么,要彼望做为难的抉择。

  “女王驾到!”

  所有的目光聚集在我身上,哥哥在王子席里静静地看着我。魔师手捧王冠和权杖,他的头发凌空飞扬双手仿佛承载着无形的巨石,不停抖动着。当我登上最后一阶台阶时,半蹲在地上,淡淡望着魔师将王冠戴在我的头上。我接过权杖,随之而来的是地动山摇似的呼喊声,只有哥哥沉默着。

  父皇的棺椁被侍卫们缓缓抬起,离开了,一点一点地消失在我的视野里,消失在流光殿,奔向远处高而险的紫宸山。

  第一次感觉到王冠是如此的沉重,令我无法自由呼吸空气,越喘越沉重。

  父皇,母后,请您们守护女儿吧!

  登基二年余载,紫宸帝国就得到迅速的发展,而我却显得更加疲惫。

  朝政时,大臣进言道:“女王殿下,流零王子非正统皇族,参与政事有违国法,应立即逐他出境才是!”

  难道你们连我在这世界上惟一的依靠也要夺去吗?我重重拍击扶椅,“你们忘记是谁把人间的纺织技术传于我们?是谁教授我们人间的天文知识?是谁协助朕管理国家,使得紫宸帝国有今日的面貌?是流零王子,你们口中那个非正统的王子!他为我们紫宸帝国做了如此多的贡献,你们就这样去回报人家?朕今日放言,若有再敢要求朕驱逐流零王子,立即处死!”

  魔师站了出来,“各位同僚大臣们,我们虽有魔法可以预知未来,但魔法却不是万能的,听流零王子讲述的那些技术知识,你们哪位不为之感叹凡人的聪明。非正统的人不能参与政事,那我们大家都是非正统的皇族,是否大家都应该驱逐出境呢?”

  众人哑语

  朝政过后,我脱下沉重的皇袍,换了一身轻盈的琉璃裙。来到蝶殒亭,见到哥哥在忘我地弹曲,音律唯美,引来了众多的精灵与神兽倾听,围绕着他翩翩起舞。

  忽然,琴弦断了,他的血滴淌在琴面上,我急忙上前含住他的伤口,“哥哥,好可惜哦!”

  “紫宸帝国怎么样?”

  我用魔法为他治愈着受伤的手指,“如今的紫宸比起过往强盛许多,过往有几个帝国一直妄图吞并我们,如今却被魔师他们覆灭,真是痛快。哥哥,为何你每天都在问相同的问题?”

  哥哥淡淡的望着我,“因为我的妹妹是这个国家的女王,关切它的发展不就是在关心你吗,傻瓜。彼望,你是紫宸帝国的守护神,因为你的存在才会有如此迅猛的发展速度。”苯巴比妥能够很好的治疗孩子的癫痫病吗?

  我起身坐在哥哥的一旁,“其实功劳最大的还是哥哥,你给紫宸带来了新的方向”

  哥哥起身望着亭外的花丛,“彼望,时候差不多了,我想告诉你一个真相,不希望你永远被蒙在鼓里,更不愿你为如此的人去守护他最在意的东西。知道吗,母亲是被人杀死的,那个人就是你最尊敬最爱的父皇。”

  我的心顿了一下,迎风而立,苦笑道:“哥哥这是在开什么玩笑呢,整个帝国有谁不知道父皇最宠爱的就是母后,怎么可能…你别闹了!”

  “我刚知道的时候惊出了一身冷汗,同样无法接受这个的现实,对你而言,更是如此,但我不想欺瞒你,我想你彻底看清这个紫宸帝国是有多么的黑暗。”

  我颓废地倚靠在亭栏边上支撑着自己,心里痛不欲生,“那…父皇…你总该告诉我父皇这么做的原因吧。”

  “紫宸帝国的君王不可以离开国界,否则整个帝国会被淹没在紫宸水下,而你千不该万不该是前古魔师预言中的女君主,注定盛大紫宸,解除诅咒,天命,

#p#副标题#e#

  这一切都是天命!”

  “这与母后的死有何关系?”

  泪早已湿了我的脸,心里有千千万万个为什么。

  “是因为母亲知道一切,才一次又一次的期盼你能离开,希望你能不被这个帝国束缚,永不得自由。可…你的父皇为了保全自己的国家,为了强盛紫宸,选择了失小爱保大爱,他害怕发展下去你真的会舍国家而去。”

  我是凶手,是我害了最重要的父皇和母后,如果我不是女子,这一切的一切就不会发生,我也不用忍受着无尽的寂寞。扬天苦笑,血从嘴角溢出,染红了我的琉璃裙。

  哥哥红了双眸,把我颤抖不止的身体圈住,“你和我离开好不好,你为这个国家做的牺牲已经够了,你该为自己活一次!”

  “哥哥,就算我走了,一辈子也都会活在噩梦之中的。”突然那个梦魇一闪而过,“原来我最终的归宿在那里。”

  “彼望,你不要吓我!”

  我拭去泪,从哥哥的怀里挣脱出来,释然笑道:“哥哥,彼望永远都不会离开紫宸的,不如…你还是走吧,这里并不适合你。”

  他惊恐地瞪大双眼,“我说了,我要……”

  我转身消失在哥哥的视野里。回到寝宫,从母后的旧木箱里取出和梦里一模一样的长纱衣裙,将其贴近面颊,好温暖,好熟悉。我换上它,散落满头的青丝,卸下发钗,浅浅一笑:“父皇,母后,彼望一直都深爱着你们,下辈子我还要再做你们的女儿,希望下一次我们能不再互相伤害彼此。”

  “来人,召集所有大臣和王子到大殿之上,朕有事宣布!”

  “是,女王殿下!”宫役退下后,我缓步走向大殿。

  大殿上所有人跪于殿下,高喊:“女王殿下,万岁,万岁,万万岁!”

  我将手中的皇袍和王冠交于魔师手中,“”我不过是个女流之辈,并不适合当这一国之主,反倒是大皇兄,他的才智比起我来更为出色,所以,明日起紫宸的王便是大皇兄,众人不可有异议。

  所有的大臣悲声喊道:“请女王殿下三思!”

  “我思的够多了,你们以后好好辅佐新王强盛紫宸帝国,不可为难流零王子!以后你们看到彼望花,就是看到我,我会无处不在的守护在你们身旁,同你们一道守护这个国家!”

  话毕,我便拖着长长的纱裙踏过他们中间的小道,嘴角挂着心满意足的笑容。一切终究过去,我终于可以做回我自己了。

  光着脚丫,站在紫宸山山顶,任凭刺骨的寒风穿透我的身体。天边只有由青色条石和花岗石砌成的紫宸宫殿,那个囚我二十年的囚笼。我解脱了,终于可以像蝴蝶那般自由飞翔,寻找那片属于我的天空。

  昂起头,展开双臂,眼光中幸福懂得棱角虽已残破不堪,却闪着满足的泪光,一抬脚,轻飘飘落下。

  再见了,流零哥哥,再见了,我的紫宸,让我的精魂永远默默的守护着你们,让我的身体滋养这片我深爱的大地。

  四、流零

  我看着彼望的身体缓缓落在我的脚边,精魂脱离身体,化作了彼望花在风中摇曳,身体再我触碰的那刻化作零星,消失在我的掌心里。泪不止的往外流着,心真的好痛。彼望,最终还是我将你送上不归路。

  轻抚彼望花的花瓣,听见妹妹纯真的唤我哥哥,看见她绝美的舞姿。

  “我们不断回忆过往,遗忘现在,回头看过去的繁华消失在今天,所有的恨,所有的爱早已渐远在足音里。哥哥会陪着你和母亲,我们永远都不分离。回家吧,妹妹!”

  远处有道熟悉的声音响起:“哥哥,水零居的彼望花都开了哦!”

© zw.lgtpd.com  场地脉动网    版权所有  渝ICP备12007688号